• 設為首頁
首頁中華文化

千年瘧疾抗爭史:金雞納霜、青蒿素和5次諾貝爾獎

2020年02月22日 09:01   來源:華西都市報   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字號:

  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記者 燕磊

  人類與瘧疾的抗爭,已經持續了幾千年。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,人類不但發現了瘧疾的病原體瘧原蟲,還推出了一個又一個治療瘧疾的藥物,從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瘧疾蔓延。作為對抗瘧疾的“武器”,金雞納霜、藥物級奎寧以及青蒿素,大大促進了人類醫學史進步。

  盡管如此,徹底消滅瘧疾的任務仍任重道遠。一旦瘧原蟲體內基因出現變異,對抗瘧藥物產生了抗藥性,再加上耐藥寄生蟲具有的進化優勢,現有抗瘧藥物將失去作用。

  因此,人類與瘧疾的抗爭史,也是一個不斷研究瘧疾抗藥性、推出新型特效藥物的過程。

  但丁在《神曲·地獄篇》中曾借瘧疾描繪恐懼情緒:“猶如患三日瘧疾的人臨近寒顫發作,指甲已經發白,只要一看陰涼兒就渾身打戰?!?/p>

  雖然對大多數中國人而言,瘧疾現在似乎已經很少被提及,但在歷史上,瘧疾卻是最為兇險的傳染病之一,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人類歷史的前進方向。

  康熙身染瘧疾險喪命

  染上瘧疾,會使得患者有周期性寒熱發作,常伴頭痛、惡心等癥狀,嚴重者可危及生命。瘧疾曾肆虐人間上千年,令人談之色變。

  根據文獻記載,不少名人曾遭瘧疾戕害,其中就有古希臘的亞歷山大大帝、意大利大詩人但丁、近代英國資產階級革命領袖克倫威爾等。

  在中國歷史上,瘧疾也是???。

  電視劇《康熙王朝》中,康熙三次親征噶爾丹,其中一次中途便患上了瘧疾,差點喪命。幸好法國傳教士洪若翰進獻金雞納霜,康熙服下這種粉末沖成的藥劑后痊愈了。

  康熙五十一年(1712),曹雪芹的祖父、江寧織造曹寅患瘧疾無藥可治,因受寵信,希望康熙皇帝賜下金雞納霜。蘇州織造李煦在奏折里寫得生動:“曹寅向臣言,我病時來時去,醫生用藥不能見效,必得主子圣藥救我……若得賜藥,則尚可起死回生,實蒙天恩再造?!?/p>

  康熙帝看信后親筆朱批:“爾奏的好,今欲賜治瘧疾的藥,恐遲延,所以賜驛馬星夜趕去?!?/p>

  康熙在朱批中,還詳細寫了金雞納霜的服用說明,“用二錢未酒調服,若輕了些,再吃一服,必要住的。往后或一錢或八分,連吃兩服,可以出根”,并強調“若不是瘧疾,此藥用不得,萬矚!萬矚!萬矚!萬矚!”

  從北京到揚州,康熙派快馬趕去,但曹寅最終還是沒能趕上吃藥,不治而亡。曹寅的突然死亡,讓曹家迅速敗落,16年后更是被雍正皇帝抄家。不過,見證家族衰敗離散的曹雪芹卻因此寫出了傳世之作《紅樓夢》。

  金雞納霜在清朝的文獻中記載為“金雞挐”,由于藥物難得,又治好皇帝的病,此藥成為幾乎專供皇室使用的寶藥,民間罕見。

  從1919年開始,瘧疾開始在云南繁華市鎮思茅流行,原本七八萬人口的思茅,到新中國成立時僅剩944人。

  季羨林在《賦得永久的悔》中曾有過這樣的描述:在過去幾百年幾千年的歷史上,思茅是地地道道的蠻煙瘴雨之鄉。一九三八年和一九四八年,這里爆發了兩次惡性瘧疾,每兩個人中就有一人患病死亡??h大老爺的衙門里,野草長到一人多高。

  從金雞納樹皮到藥品奎寧

  在世界歷史上,有一個奇怪的現象:歐洲人從15世紀發現美洲新大陸開始,迅速對美洲進行殖民,但是對近在咫尺的非洲,卻一直到19世紀才大范圍展開。

  那么,為什么歐洲人放著家門口的非洲不去,反倒寧可去美洲呢?就是因為瘧疾作怪。由于對瘧疾認識不清,歐洲人長期沒有有效的治療瘧疾方法,而非洲大陸又是瘧疾的發源地。

  可以說,瘧疾阻滯了歐洲人邁向非洲的步伐。

  瘧疾原本在美洲大陸也曾流行傳播,但秘魯的印第安人卻發現,美洲豹、獅子在染上瘧疾后,總能奇跡般地“自愈”。

  后來印第安人通過跟蹤才知道,原來美洲豹和獅子患病后,會啃嚼金雞納樹皮來治療。于是,印第安人開始用金雞納樹皮泡水。逐漸,金雞納樹皮也成為治愈瘧疾的民間偏方。

  隨著歐洲殖民者入侵美洲,最初很多人都曾感染上嚴重瘧疾,包括西班牙駐秘魯總督的夫人安娜。

  傳說,就在安娜病危之際,一位印第安姑娘為她偷偷送去金雞納樹皮研磨成的粉末,安娜服用后不久便轉危為安。從此,金雞納樹皮很快在西班牙變得家喻戶曉。

  后來,一名西班牙傳教士將金雞納樹皮帶回了歐洲。經科學家悉心鉆研,他們發現,不僅是樹皮,金雞納樹的樹根、樹枝、樹干中,含有多達25種以上生物堿,樹皮中含量尤其豐富。而在金雞納樹皮含有的生物堿中,70%為奎寧。

  經過一段時間研究,終于提煉、合成了藥物級的奎寧。獲得治療瘧疾藥物后,歐洲人進軍非洲大陸,很短時間內控制了整個非洲。

  “精準狙擊”的抗瘧藥青蒿素

  然而,奎寧并不是治療瘧疾的最終答案。

  如果說,抗瘧藥奎寧是對瘧疾的“狂轟亂炸”,而青蒿素則完全是“精準狙擊”。高效的同時,也沒有奎寧劇烈的副作用。

  據史料記載,病人服用奎寧后,很容易出現腹瀉、哮喘、耳鳴、急性溶血等不良反應。20世紀60年代,瘧原蟲對奎寧類藥物產生抗藥性,更是使得全世界2億多瘧疾患者面臨無藥可治的局面,死亡率急劇上升。

  此時,來自中國的科學家屠呦呦及其團隊發現了青蒿素,帶來了一種全新的抗瘧新藥。以青蒿素類藥物為基礎的聯合療法,至今仍是世界衛生組織推薦的瘧疾治療方法,挽救了全球數百萬人的生命。

  屠呦呦本人也因創制新型抗瘧藥——青蒿素和雙氫青蒿素,榮獲2015年諾貝爾生理與醫學獎。

  青蒿素的發現,為全人類找到了對抗瘧疾的新武器。

  據估計,2010年至2017年,各國共采購超過27億次以青蒿素為基礎的復方藥物療程,其中98%用于世衛組織非洲區域。青蒿素為長久以來受瘧疾“死亡纏繞”的非洲大陸,帶去了希望。

  抗瘧疾產生的5次諾獎

  大自然是最具創意的“藥學家”,它造就的金雞納霜、青蒿素,都具有新穎的結構、神奇的療效,并且遠遠超出了醫學家、藥學家的想象力。

  這些,又為人類醫學的進步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動力。

  無論是金雞納樹皮的發現,奎寧的分離、應用與合成,還是青蒿素的發現,都在醫學發展史及科學研究史上,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  在人類與瘧疾的斗爭歷程中,取得了諸多研究成果。比如,在諾貝爾獎設立的120多年時間里,有5位科學家因研究瘧疾獲得了諾貝爾獎。其中,第五位就是中國的科學家屠呦呦。

  從遠古開始,疾病就與生命同在,但傳染病卻最為直接、不由分說地威脅和挑戰任何人,也挑戰人類文明。傳染病的到來,讓人們發現了自己的無知和無助,當人們無法控制它蔓延的時候,恐懼就產生了。

  不過,人類正是在這樣的恐懼中,不斷發展自己。和疾病一起生活,從來就是人類文明的一個部分。疾病,不斷逼迫著人類改變自己、抗爭下去。

  “所有不能打敗你的,都會讓你變得更強大”。

  【參考文獻】

  1、《改變人類社會的二十種瘟疫》,2、《從金雞納到青蒿素——瘧疾治療史世界文化》,余鳳高

  3、《金雞納的發展傳播研究——兼論瘧疾的防治史》,貴州社會科學

  4、《天然藥物化學史話:奎寧的發現、化學結構以及全合成》,郭瑞霞、李力更、付炎、霍長虹、王磊、史清文

  5、《曹雪芹祖父曹寅患瘧疾時曾向康熙討藥》,南京日報

  6、《八卦醫學史》,阿寶著,鷺江出版社2015年版

  7、《西方文明的另類歷史》,理查德·扎克斯著,海南出版社2002年版

  8、《中國瘧疾的控制與消除》,湯林華、高琪主編,上??茖W技術出版社2013年版

【責任編輯:王嘉怡】
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
僑寶
網站介紹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信箱 | 版權聲明 | 招聘啟事

中國僑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[京ICP備05067153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1262] [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]

Copyright©2003-2020 chinaq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關注僑網微信
西甲冠军 吉林省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遗 今日股票大盘市行情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福建体彩十一选五开什么号 浙江6 1开奖结果查询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必咨金多多挂号 黑龙江11选5遗漏数据 快乐十分彩票软件 幸运赛车计划软件下载